做金融即是做人

单中谦专栏 《心灵交易的秘密》 夜读庄子
独创的前所未有的喊单模式
|

你的位置:

金融人 >> 资讯 >> 文化.读书 >> 详细内容

许鞍华:拍《黄金时代》拍伤了 引发争议是最好的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新京报   
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4年10月08日 10:33

 《黄金时代》应该是今年华语影坛最受争议的电影,除了它那近乎折磨人的三小时片长,人物角色打破时空直面镜头的独白也引起很多非议,对此导演许鞍华表示都在意料之中,她承认就是要拍一部不那么让人感觉痛快的电影,“这次算是一部实验,有争议是好的,如果能不亏本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”

  哪个观众还会看作家生平?

  新京报:《黄金时代》这个片名有什么寓意吗?

  许鞍华:就是一个问号,是萧红的黄金时代吗?她说黄金时代的时候,真正是她的黄金时代吗?她的时代是黄金时代吗?

  新京报:为何采取人物独白,产生那种类似戏剧的间离效果?

  许鞍华:这个完全是李樯想出来的,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,“我很兴奋啊导演,我想到一个办法怎么把这个戏弄得没那么闷。”他准备让这些人对着镜头讲话,不只是介绍剧情,也有跑出去跑回来的。

  新京报:你对他的提议当时有过异议吗?是否觉得这样拍片会增加难度?

  许鞍华:不会啊。可能会觉得比较新鲜吧,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,得观众看了才知道。

  新京报:当时有没有考虑过观众的接受程度?

  许鞍华:其实我们拍这个戏已经不是在想观众的接受程度,我们只是想把它拍得好。如果我不是这个年龄,我绝对不会拍这个电影的。因为你拍完一个电影不行,以后就没机会再拍了。可是我到了这个年纪,如果现在不冒险,拍一些相对于以前有创意的片子,我就没有机会了。要不是《桃姐》比较成功,可能覃宏老板也不会让拍这个戏的。所以我就把我能有的资源都拿出来投进这部电影里,包括我的时间、我仅有的精力。

  新京报:你认为比较冒险的是什么?

  许鞍华:哪个一般的观众会主动去看一个作家的生平呢?

  为什么一定要那么聪明呢?

  新京报:关于片长,可能很多人会说三个小时太长了。剪辑的时候有考虑过剪得短一点吗?投资方应该也会有这样的建议吧。

  许鞍华:奇怪的是他们没有。我从三个小时四十分钟剪到现在,覃总一直很肉疼,我说我又剪了十分钟,他说你不要剪太多。

  新京报:有些人物出现的时间比较短,拿掉也是可以的。

  许鞍华:现代人都没什么耐性。如果你觉得闷的话,从三个小时剪到两个半小时你依然还会觉得闷。可是那些能熬得住看的人,会觉得这个戏很不一样,不会觉得有些地方交代不清,所以我觉得还不如让他们试试看三个小时。

  新京报:你觉得这三个小时拍过瘾了吗?

  许鞍华:我是拍怕了。它是一反所有拍戏的常识,这个戏有290多场戏,几乎没有场景是重复的。可是我看了剧本以后,我就觉得为什么一定要那么聪明呢?为什么一定要把场景都集中起来,让它物尽所用呢?《甘地传》拍了个有十万人的场面只有一个镜头,所以我觉得这个剧本就像现在的宣传口号,是非常自由的。我拍了三十几年戏,都成精了,如果我们把它集中在一场,很容易就拍完了,不用再到哈尔滨,也许从武汉到上海就拍完了。但现在这样非常好,虽然辛苦、投资高了一点。

  新京报:片子筹备了那么长时间,现在用三个小时来表述,你自己觉得是鉴于心目中完美的状态了吗?

  许鞍华:因为它是实验的嘛,可能下一部会比较完美。这个当然不是完美的了,可能有些东西长了,有些东西多了,有些东西少了。

  戏拍出来不是等着别人赞的

  新京报:你这部戏是给萧红的粉丝拍的吗?

  许鞍华:不是。有些观众肯定是来看汤唯的,有些人想知道那个女作家到底怎么一回事。可能有些人不知道这些人是谁,可是他们会认得这些明星,而且这些明星都各有魅力,看下去也并不觉得很沉闷。

  新京报:可能对萧红不了解的人,看完这部电影会更不喜欢萧红,觉得她很作。

  许鞍华:她得了病不是自找的。其实她如果没得病,可能还会东山再起。

  新京报:拍《黄金时代》有没有考虑太多票房或者外界的争议?

  许鞍华:如果为了一部电影引起讨论,那是最好的。我从来不觉得这个戏拍出来是给人家赞颂的。如果不亏本是最好的结果了。我当然也是一个有良心的导演,我们现在那么努力做宣传,也是为了大家看到它。但我并不觉得人家不喜欢这个戏,就会有罪。没人能拿着枪指着要他喜欢。

  剧本

  新京报:你开始写剧本的时候有没有跟他们家人交流过?

  许鞍华:没有。事后是找了萧红的侄子跟他聊了聊对剧本的意见,可是如果那么多作家,每个家属都要去聊,我们就很忙了。

  新京报:这部电影是李樯收集了史料,写出了剧本,最后的呈现方式也是他的建议。整部作品,他的主导性会多一点?

  许鞍华:肯定的,这个没关系。我拍《男人四十》也是岸西的主导性更强,我能认同,我觉得是我占便宜了,说是李樯的作品也可以。

  申奥

  新京报:电影现在也报送去奥斯卡了,你是什么感觉呢?

  许鞍华:我觉得很荣幸,可是我没有想过能不能得奖,这是我第四次参加最佳外语片,(之前)都没进去。不过能报送,本身我觉得已经很荣幸,因为他们本来可以有很多选择的。

  新京报:如果拿这个片子去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,你会重新剪辑吗?

  许鞍华:应该来不及。而且我现在没想好怎么剪会更好。

  未来

  新京报:这部电影除了萧红,也涉及了那么多作家,你有没有考虑过通过这次拍摄,对哪个作家也感兴趣了,通过同样的方式拍另一个作家的生平。

  许鞍华:我恐怕有一段时间不会拍作家了。

  新京报:那接下来会拍一部比较正规的故事片吗?

  许鞍华:我现在还没准备,我觉得我需要休息几个月。

  新京报:有点拍伤的感觉?

  许鞍华:是,拍伤了。

  

金融人网声明:此消息系转载自网络媒体,金融人网发布此文仅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任何人认为本文侵犯了其任何权益的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一旦证实,我们将即刻进行修改或删除等处理。


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